章小鱼不是鱼

从两个世纪前穿越来的莫扎特小迷妹

前几天哈利发的INS 还打了love的tag
这个cp简直有毒 我出不来了怎么办

【查理笛】(自己编的)同居十五题

瞎写的同居十五题,假设他们是普通人。文笔渣,第一次在查理笛tag发东西,有点激动。
【ps.感谢Oski的友情客串】

1.抱着对方醒来
每天早晨乔尔卢卡睁开眼睛的时候,往往会看到晨曦撒在眼前的一团金发上。
“早安,韦德罗。”怀里的人小声嘟囔了一句,换了个姿势蜷缩在他的胸前。
他的眼睛真好看,莫德里奇这样想。

2.为对方做早餐
如果要问谁经常下厨,那么乔尔卢卡会说,当然是他亲爱的卢奇亚诺。每次看到自己最爱的人在厨房里烹煮早餐,瞬时间幸福感就会油然而生。于是他走上前轻轻地从后面抱住了对方。不过——
“喂,手别乱摸啦。”莫德里奇轻轻地拍开乔尔卢卡不太安分的手,捞起锅中差点烧糊的煎蛋。

3.牵着手去上班
每个工作日,手牵手出现在公司里的乔尔卢卡和莫德里奇都会成为同事们眼中靓丽的风景线。
“恩爱是恩爱,但也太虐狗了。”幼小心灵受到打击的实习生科瓦契奇这样评价。
“No good.”一旁的曼朱基奇摇了摇头。

4.一起看星星
和莫德里奇并肩站在窗前的时候,乔尔卢卡的脑海中闪过了很多年前的情景。两个十几岁的少年,望着窗外萨格勒布夜空中的星星和远处的灯火,谈论着人生与梦想。
“十多年前,你那时候还没有现在高。”他说。
“闭嘴,韦德罗。”莫德里奇瞥了他一眼,“能不能不要破坏气氛。”

5.一方的恶作剧
愚人节的晚上,莫德里奇向乔尔卢卡露出了他手腕上画出来的刀口。
“你这画得一点都不像,还很难洗掉。”乔尔卢卡无奈地带着他去清洗手腕上的画痕,“还有以后别拿你的命来吓唬我。”
莫德里奇翻了个白眼小声说:“你明明知道我不会舍得丢下你一个人。”

6.一方出差
“我要去出差,亲爱的,”乔尔卢卡说,“去莫斯科,一周。”
“我知道,今天中午马泰奥跟我说了。”莫德里奇轻轻地挽住了他的手臂。
“跟你说了以后别跟那个小孩走太近。”对方有点不满。
“切,小孩的醋你都吃。”他笑道,“俄罗斯的姑娘一个个那么好看,我还都没担心呢。”
“你当然不用担心,她们怎么会有你漂亮。”

7.一起健身
跟一个与自己体积相差甚远的人一起健身真的是一件奇妙的事情。
乔尔卢卡看着旁边正在平板支撑的莫德里奇,心中萌生了一个念头。
“从我背上下去!!!”金发的人大吼道,身体因为有些支撑不住而微微颤抖。

8.一起给Oski洗澡
给家里那只柴犬洗澡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因为它真的一点也不怕水。
“我觉得有时候Oski比你可爱,韦德罗。”莫德里奇看着坐在水池里,被水一洗像是瘦了一圈的狗狗说道。
“我在你心里居然还比不过一条狗,”乔尔卢卡装作心碎的样子往抹了对方脸颊抹上泡沫,“这太令人伤心了亲爱的。”
作为回礼,莫德里奇向对方甩了甩手上的水珠。
Oski顶着湿哒哒的毛,无奈地看着眼前的两人。

9.帮对方吹干头发
莫德里奇有一头非常漂亮的,令乔尔卢卡爱不释手的金发。于是每次帮他吹干头发就成为了一种享受。
乔尔卢卡轻轻地梳好眼前刚刚吹干的头发,尽量不去弄疼对方。他看向面前的镜子,然后对上了莫德里奇的目光。

10.一方喝醉以后
从酒吧里出来以后,乔尔卢卡就决定以后再也不能让莫德里奇喝酒。他的卢奇亚诺钻进他的车里,摁着喇叭向车外大喊:“韦德罗是我的!!!”
还好自己没开车窗。乔尔卢卡这样想着,把莫德里奇从驾驶座上拽了下来抱回了车后座。
“放心,我是你的,没人跟你抢。”半晕半醒的莫德里奇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说道。

11.抱着Oski看电视
周末的大好时光是用来挥霍的。
于是现在,莫德里奇抱着Oski窝在沙发的一角,坐在乔尔卢卡的腿上。
“体育台。”他说,怀里的柴犬动了动,找到最舒服的姿势继续躺着。
乔尔卢卡摸到遥控器,把自己的下巴放在莫德里奇的头顶上。

12.吃同一支冰淇淋
冷饮和抹茶似乎对莫德里奇有着一种神奇的吸引力。于是在经过冷饮店的时候,乔尔卢卡又给他买了一支抹茶冰淇淋。
“你要吗?”对方咬了一口之后问他说。
“不用了,谢谢。”他低下头去舔掉了莫德里奇嘴角残留的奶油。后者别过了头一脸嫌弃:“韦德罗,你该刮胡子了。”

13.做一些同居该做的事♂
乔尔卢卡在与Oski单方面交流了很长时间之后,回到卧室关好门,准备和莫德里奇做一些同居该做的事情。
然而在体力耗尽之后,他就抱着身旁的金发美人不准备出去了。
被锁在客厅的Oski有一句脏话不知该不该吠。

14.求婚
看着乔尔卢卡在自己面前单膝下跪时,莫德里奇一脸懵逼(不。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亲爱的卢奇亚诺?”高个子的黑发男人说着,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他看到这样的乔尔卢卡突然笑了。
“我愿意。”

15.晚安吻
“卢奇亚诺。”
“嗯?”
“晚安,亲爱的。”
“嗯。”
乔尔卢卡在对方的眉间落下一吻,转过身去关上了床头灯。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呢。

【水托】德比之后

  昨天凌晨看完比赛的产物,又短又渣,不好吃,慎入。

        终场哨声响起的那一刻,拉莫斯的视野中出现了托雷斯的身影。
  曾经属于他的费尔南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当他们相遇在马德里同城德比的赛场上时,彼此之间变得只剩下对手间或多或少的敌意。他们也许曾是恋人——至少他们对彼此间相互的感情了然于心。但如今,拉莫斯在托雷斯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已经鲜少找到昔日的柔情。
  有一瞬间,拉莫斯脑海中闪现过当年他们间共同经历的种种。八年前巡游大巴上的拥抱与依偎,一同举起大力神杯时的激动心情,国家队中来之不易的并肩作战与进球助攻,或者是某个午后,他将托雷斯搂在怀里,看着他慢慢吃掉手里的蓝莓蛋糕,后者在他的嘴角落下一个泛着甜味的吻。
  球场上的那个身影渐渐离自己远去,拉莫斯试图呼唤他的名字,告诉他不要伤心,但那一声“南多”仿佛噎在了喉咙中般的说不出口。他的心里像被什么扎了一下,说不出地痛楚。
  他们在主场赢了球,大胜,队友上演帽子戏法。作为队长,他理应感到高兴才对。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和队友的拥抱,相互间的鼓励,更衣室中热烈的气氛……一切都是它该有的样子。
  他把心中最深处的裂纹隐藏在周围的喧哗中,用笑容掩盖住随时都可能决堤的脆弱感情。他们都是最出色的演员。
  拉莫斯最后还是忍不住去客队的更衣室门口找了他。马竞的球员都已经离去,更衣室里只剩下托雷斯一个人。
  “南多,你还好吗?”话一说出他就后悔了,对方的表情分明写满了失利后的伤心和不甘。于是他有点抱歉地说道:“我想跟你聊聊。”
  “说吧。”托雷斯走到门口,“时间不多,不然我赶不上回去的大巴了。”
  “别太自责,你已经尽力了。”
  “你根本体会不到我现在的感情,。”美丽的褐色眼睛里多了一点烦躁,“你们才是赢了比赛的那一队。你做我的对手太多次了,我都分不清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只是不想让你伤心而已。”拉莫斯试图安慰面前的人。
  “我懂,Sese,我懂。但有的时候不是一句安慰就能解决问题的。”托雷斯说道,用拉莫斯熟悉的温柔语气,“如果你找我就是想说这个的话,我只能说很抱歉,但现在我真的没有时间了。”
  “南多,你知道我……”
  “Sese,对不起,我要走了。”托雷斯拿起自己的东西,“再见。”
  拉莫斯没有拦住他,而是看着对方的背影慢慢远去。回家以后,他看到INS上粉丝发的他们俩曾经并肩作战时的图片,还是忍不住点了左下角的心形。
  但他知道他们永远都回不去了。

一对被我画得很残的兔羊【。
装作很正直的样子【❤

假装自己会画画的样子【。

一只队短
今天的我 依旧手残呢(。
请爱护我 谢谢【鞠躬】

“你的眼中有星辰大海.❤”
【随手摸鱼,重度手残 勿喷

【Rakilovic】蓝色天竺葵

     【一点也不好吃 慎入
        【以及这个西皮真是好冷
        格子小镇里有个裁缝店叫伊万裁缝店,店主是小镇上最好也最帅气的裁缝拉伊万,小镇上的人都叫他伊万师傅。伊万师傅的手艺很好,每天要接的订单总是络绎不绝,但他直接那些能入他的眼的单子。除此之外,伊万师傅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酷爱足球,尤其喜欢梅西。
  这天,裁缝店中来了一个客人。“伊万师傅,”来人说,“我想请您做一件衣服。”
  拉伊万抬起头,看到了一个个子小小的金发年轻人:“有设计图吗?”
  “在这儿呢。”来者从包里掏出来一打折起来的纸递给他。
  “哦——”拉伊万一打开纸,就被上面的设计图亮到了——一件多么独具匠心的设计!“这是……你设计的?”他问。“是的,如果您接这单子的话,那么麻烦您了。”年轻人说话的时候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这是我姐姐的结婚礼服。”
  “接接接,肯定接!”拉伊万仔细打量着这件礼服,心想这么别出心裁的设计真是太少见了。
  年轻人欠了欠身说:“那我要给您多少工钱呢?”
  “到时候再说吧,”拉伊万说,“不过这上面的料子我这儿少几样啊。”
  “这不要紧,我明天都给您送来,您只管做就好了。”年轻人说,“不知道这一件衣服需要多少天做成呢?”
  拉伊万伸出两根手指说:“至少二十天。”
  
  送走客人以后,拉伊万把店面关了,推掉了二十天以内所有的订单。他把自己关在裁缝店里,一遍遍地琢磨着设计图纸。纸上的字迹和线条工整秀丽,乍一看像是女生的手笔。拉伊万倒是很好奇为什么那个年轻的设计师会设计这款女士礼服——而且还不能让别人看到。不过衣服的主色调倒是正好合他的心意:红蓝,巴萨的颜色。
  说干就干,拉伊万倒腾出一些能派上用场的布料,按照图样上的尺码开始了大致的裁剪。衣服的尺码大小相当标准,和模特的身材相差无几。而设计的风格也与当下的流行元素不尽相同,走的反而是复古的路线,给人一种古代欧洲宫廷的高贵而优雅的感觉,华美却并不浮夸。
  年纪轻轻就如此有才,将来必成大器啊。拉伊万这么想着,心中又对那个年轻人产生了些好气。他不像是格子小镇中的人,那么他是谁,又从哪里来呢?
  
  第二天早晨,拉伊万刚刚从家里来到裁缝店,准备开门的时候发现门口站着昨天来过的年轻人。他抬起头对拉伊万笑了笑说:“早上好啊,伊万师傅。”
  “别老站着了,进来吧。”拉伊万推开了店门,“没想到你这么早就来了。”“我与我来讲不早,”年轻人说着拿出了一个包裹,“昨天说的那些料子我给您带来了,其他裁缝都说不好做,不知道您做这些会不麻烦。”
  “你放心,都交给我好了。”拉伊万看了看包裹,别人有可能搞不定,但他是谁?他可是拉伊万。“您怎么称呼?”他问年轻人。对方愣了一下说:“您叫我艾伦就好。”
  艾伦,拉伊万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以后我可能每天都来看一下您做的情况,不知您会不会介意?”年轻人又问。“没问题,”拉伊万很爽快地答应了,”正好这几天我这儿也不会来什么人,有个人来解解闷也挺好。”
        “那真是谢谢您了,”艾伦看了看手表说,“我一会儿还有点儿事儿,先走了啊。回见!”
        真是个可爱的年轻人,拉伊万看着艾伦的背影想。

        打开艾伦送来的包裹,拉伊万忍不住“wow”了一声——这些布料真是太珍贵了。来自东方的丝绸,光滑细腻,在阳光下闪着微微的光。他小心翼翼地把绸缎拿出来放到桌子上,用手指轻轻地划出裁剪的轮廓。
        入夜,拉伊万工作到很晚,他赶制出了礼服上半部分的整体轮廓——除了两只袖子。他非常满意地看着自己已经制作完的那部分,想着明天艾伦看到它的时候会不会很开心。
        喔,貌似这个人在他心里出现的频率,有点高哦。
        算了,不要想那么多。拉伊万一边想着,一边打开电视,调到了球赛的直播看梅西。
        艾伦果然像他说的那样每天都来查看进度,他对拉伊万的制作非常满意,他们还愉快地聊了会儿天,艾伦说他是个球迷。
        “你的主队是什么?”拉伊万有点期待地问。艾伦耸了耸肩,笑着说:“巴塞罗那。我偶像是梅西。”
        这时的拉伊万简直想冲上去抱住他说“朋友我们是同好”,可他还是努力地保持了一个帅的人应有的形象。“其实,我也是萨蜜……”他憋出了一句话。艾伦快要被长长的刘海盖住的眼睛在那一瞬间亮了一下:“真的?”
        “当然是真的,”拉伊万反问,“那你有没有想过……设计一件巴萨的应援衫?”
“有啊,”艾伦说,“还在构思啊。”
        “呃,那你什么时候把图纸画好了之后可以给我看看吗?”拉伊万觉得这真是他遇到过的最赞的客户。
        “可以,”艾伦以笑了,露出并不非常整齐的牙齿,“如果不收制作费的话。”
拉伊万想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一开始艾伦那么不爱笑了,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过他他笑起来其实非常好看呢?
他想自己或许是喜欢上那个男孩儿。

        艾伦又一次来到裁缝店的时候看到拉伊万正在摆弄花瓶里的花。如果换作是别的男人,这样未免显得有些怪异,但那个人身上并没有透露出任何的违和,反到是他的金发和花显得很相配。
        “伊万,”艾伦走进店门——现在他干脆省掉了“师傅”的后缀,而拉伊万倒也很乐意他这么称呼自己。拉伊万从花瓶旁边抬起头,向他笑了笑:“早上好啊。”
“你喜欢花吗?”艾伦走过来问,“最喜欢哪一种呢?”
        “这里面的话,我想还是郁金香吧。像这种,它叫赫蒂富兹。”拉伊万拿起一枝金黄色的郁金香,“但是我最喜欢的花这里没有,就是那种篮色的天竺葵,得在郊外才能看得到。”
        “那真是太可惜了,”艾伦说,“拉伊万回去把衣服拿给他看,“只剩一点点裙摆了。”
        “谢谢,但愿你没有错过梅西的进球。”“当然没有,我有预感。”拉伊万笑了。
       艾伦临走的时候,拉伊万叫住了他。“你先别走,”他从花瓶里拿出一支赫蒂富兹,剪掉下面多出来的枝条递给了他,“送给你。”“谢谢。”艾伦从他的手中接过了花,指尖碰到了他。他在拉伊万看到自己脸上的红晕之前走出了裁缝店。

        第二天,艾伦没有像以前一样早早地来到裁缝店,这不像是他一贯的作风。拉伊万等着他,但直到太阳从西边落了下去他都没有看到他。这让他有点着急,还有四天就到预订的取货时间了,可他的客人却突然没了踪影——而且他还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会不会是昨天送给他的花太直接了?拉伊万隐隐有些担心,自己怎么就那么着急呢。
        第三天,艾伦依旧没有来,拉伊万只能一个人完成了剩下的裙摆。红蓝色的衣服美得令人窒息,拉伊万突然很想艾伦,他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来这里。

        最后一天,拉伊万还是从早上一直竺到了傍晚。夕阳染红了天空的时候,他透过门店的窗户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是艾伦。他怀里抱着一大捧花走过来,拉伊万清清楚楚地看到,那是蓝色的天竺葵。艾伦就这样抱着一大捧天竺葵推开了裁缝店的门。
        “伊万,”艾伦轻声地说,“蓝色的天竺葵。”
        拉伊万终于明白了他消失的这几天去了哪里,他能想象到艾伦究竟是跑遍了多少城边的郊野才带回了这样一捧蓝色的天竺葵。当他站起身来捧过那一束花,眼眶已经红了。
        “你怎么还哭了。”艾伦的这句话没能说完,因为拉伊万紧紧地抱住了他。被一个比自己高出这么多的人抱住,他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脸侧过来呼吸。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拉伊万弯下腰在他耳边说,悄悄把花捧放在了桌子上。
        “那报酬呢。”拉伊万笑着将他压在墙角,手勾起艾伦的下巴把嘴印上了他的嘴唇。

        转天早上,艾伦是在拉伊万的环抱里醒过来的。“先生,麻烦把您的胳膊松一松好吗?”他转了转头问。“早上好啊不家伙。”拉伊万松开了一只手揉了揉艾伦的金发。
        “我可不小,”他坐起来说,“只比你小九岁而已。”
        他是怎么知道我的生日的,拉伊万觉得自己很方。“在你,见到我之前我已经关注你半个月了。”艾伦耸了耸肩,“事实证明我还是很有效律的。”
        “太有心计了。”拉伊万觉得后背有点发凉。“不,这叫爱的力量。”艾伦跨坐在了他的腰上。”
        想压我?呵呵。拉伊万翻了个身把金发的男孩儿卷到了身下。

        从此以后,人们都发现伊万裁缝店里又多了一个年轻的男孩儿,和拉伊万有着一样的金发。店面的窗边摆满了一排各种颜色的天竺葵,最多的是蓝色。它的花语是“偶遇”。

没毛病(。
真是神一样的有道

“我们笑着说再见,却深知再见遥遥无期。”